菜刀夫妇

菜刀夫妇

治法泻阳明之火,而口燥自除也。盖肝木之虫最灵,畏金气之克,居土则安,入金则死。

身颤者难以自主也,手战者难以外卫也。 一剂两足温矣,再剂上身之火热尽散,中焦之烦躁亦安,且六味地黄汤补水之神药,桂、附引火之神丹,水火既济,何至阴阳之反背乎。

盖入腑之寒轻于入脏,则治腑之寒乌可重于治脏哉。盖湿病而又感暑气,自汗止可解暑,而不能解湿,以暑热浮于上身,而湿邪中于下体,汗解于阳分,而不解于阴分耳。

火刑肺金,自然大喘,喘极而肺金受伤,不能自卫夫皮毛,腠理开泄,阴不摄阳,逼其汁而外出,有不可止遏之势,汗既尽出,心无所养,神将飞越,安得而不发狂乎。伤风发潮热,大便溏,小便利,胸膈满,人以为伤寒之邪入于阳明,而不知乃春温之热留于阳明也。

治法必补助其胆气,佐以祛风荡邪之品,则胆气壮而风邪自散,庶可高枕而卧矣。而葛根、青蒿尤能退胃中之阴火,所以同用之以出奇,阴阳之火尽散,齿牙之痛顿除,何腐烂之不渐消哉。

既无口眼之斜,又无手足之麻木,是全无风象。一剂而经通,再此方全不治目,但去通经,经通而热散,热散而目安也。

Leave a Reply